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和杭州女孩的激情性爱

我和杭州女孩的激情性爱

时间:2018-08-20 艳遇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艳遇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结婚数年以后,总希望自己能有个艳遇,但是幻想了无数次,也没有一次实现。但是,艳遇来了,它是那样的自然和兴奋,悄悄地就来到了你的身边。
千禧之年的秋天,我来到了美丽的杭州,古诗云: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杭州湖光山色,秀佳天下,杭州的女孩也是清丽可人,记得我还在国有企业打工时,领导曾组织一次旅游来到杭州,由于资金的匮乏,我们入住了一家非常便宜的旅馆,那简陋的条件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因为那家旅客的前台有个非常温柔的姑娘,竟使我着迷得看了她一上午的工作。
这次来到杭州,我入住了一家三星的宾馆,我常住这家宾馆,因为只有这家宾馆没有小姐来骚扰你。
因为我从来不叫鸡,我讨厌那种交易下的性爱,那其实也不能说是性爱了,只能说是性交。晚上我洗过澡,在房间里看电视,窗户大开着,凉习习的风吹动着雪白的窗帘,心情很不错的,电视节目却没有什么,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都说好看,我培养了好几次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看的,10点多钟了,更没有什么好节目了。
我就无聊地走出房间,刚到外面,就然听见有麻将的声音,顺着声音过去,见一间棋牌室,里面坐了四个人在打牌,三男一女,看他们穿着的样子,好像是这家宾馆的员工,我看那个女的穿一身制服,抬头看了我一下,样子很是漂亮,就下意识的站在她的后面看她打牌。
这女孩说话的声音很像我在国企旅游时入住杭州的那家旅馆的前台的服务员,声音永远是温柔的,吐气如兰,脸上总是有着迷人的微笑。我的心情也被感染得很好,惬意地,微笑着在她身后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女孩很讨人爱,但大家却并不在牌场上讨她欢心,再加上她的牌技很差,好像自从我进来看他们打,女孩就一直在输,女孩急了,就总是问我,该怎么打,我说我给你说大家会有意见的,要不我替你打,你在后面看,女孩看了看我,说那就倒倒手气吧。
我上阵,结果迅速扭转乾坤,手气好得不得了,女孩很高兴的在看,也不要求上场了,不停的催促那三个掏钱掏钱,到了12多的样子,我不仅赢回了女孩输的钱,还赢了有五百多块,这时,他们该下班了,就散了。
我笑着问女孩,怎么样,我给你赢了你不请客,女孩说当然,明天我请你吃饭,我说明天我就没有时间,算了吧,笑笑就走了。
女孩下楼,和我一起走过房间,对我笑了一下就走了。
我回到房间,心情很舒畅,洗了洗脸,就放鬆地躺在了床上。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的样子,有人叩门,我纳闷,起来开门,那女孩微笑着站在门外,已经换了制服,穿一件纯棉的T衫,下身一件短裙,高跟鞋,亭亭玉立。「我请你去我们的KTV怎么样,天晚了,我不想回家了」
女孩一边说一边走进来,双手被在后面,晃动着身体。「你是这儿的员工?」我问,「我是这儿的大堂经理」女孩调皮的说,有点不像她作为一个经理的身份。「怎么样,去吗?」
「去,干嘛不去?有人请客我还不去」
我觉得挺有意思。能在这样漂亮可爱的女孩跟前一展我的歌喉,我有点兴奋。
到了KTV,看得出来,女孩在单位的人缘很好,我们在大厅里唱歌,女孩的歌唱得非常好,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总是有个错觉,说话动听的女孩,嗓音一般不怎么好,我和女孩配合得不时引来阵阵掌声,看得出来,女孩很高兴,也很觉有面子。
当我用漂亮的假声唱完齐秦的《狼》时,女孩兴奋地看着我,突然吻了我的脸一下。然后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们一直玩到快三点,我对女孩说,好了我们走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别起不来了,让领导批评。女孩笑我回房间,到房间后说她的房间没有热水,想在我的房里洗个澡,问我是否介意。
我说不介意。女孩去洗澡,在洗手间里她说:「你的歌唱得真好,真没有想到。」
过了一会,女孩沖好了,披着头髮在镜子着理着,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想起她刚才在KTV的吻,竟然有些冲动,就走过去站在她后面,看着她镜子里的她,女孩羞赫的问:「看什么?」
「我你可看的样子啊。」
我说,伸出手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女孩没有动,继续理她的头髮,我心动有些蕩漾,把头靠在她的肩上,女孩想回头,我便亲吻了一下她的耳朵,女孩不动了,双手抓住我的手,微微的往上提或是想往外拽。
我一鬆劲,摸上了她的胸脯,镜子里的女孩闭上了眼睛,仰起了头,我亲吻她的耳朵,脖子,手伸进了她的T衫,天吶,她竟然没有戴纹胸。
两朵温柔的乳房被我轻轻地抓在手中,我觉得下体有些沖血,在慢慢的发硬,我有些狂乱的亲吻女孩,女孩开始扭动身体,双手握住我的双手,轻轻地揉她的胸。
女孩的喘吸声越来越重,闭上眼睛的样子非常迷人,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让人觉得非常女性。
我搬过她来,紧紧地搂住她,吻她的脸,女孩也动情了,搂住我的脖子,仰起头,把美丽的唇给我让我吻,我一边吻她,一边找到她的拉链,短裙被脱了下去,然后我又脱下她的上衣,女孩看着我,温柔地一笑,双手提出我的衬衣。
我三下两下脱掉衣服,女孩一推我,我不防一下子倒在床上,女孩趴下来,吻我的嘴,脖子,胸,用乳房轻轻抚我的阴茎。
我浑身在愉悦着,女孩的舌很小,轻轻地舔我的大腿内侧,在阴茎旁边游走,用嘴去蹭它。突然,女孩一下子含住它,用小舌轻轻地拔弄它,那本已怒挺的阴茎,更加的暴长了一下。
女孩用双腿夹住我的大腿,轻轻的摩擦着。我的血液在加速,阴茎已经膨胀的难受,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抱住女孩,狂乱的亲吻她的双乳,女孩的双乳很漂亮,乳头还没有突出,我从她的内裤中伸进手去,女孩扭了扭,示意我脱掉它。我褪下她的内裤,女孩优美的胴体重现在我的面前,女孩的阴毛很少,很整齐,像是一块没有经过开垦的处女地。
我伸手摸了她一下,里面早是汪洋一片。女孩坐在我的腿上,在我的大腿上扭动着身体,摩擦着她的阴部,淫水洒了我一身,我受到刺激,动作更加有力和粗暴,我捏她的臀,使劲地吻她的乳房,女孩开始轻轻的叫。
终于,她再次推倒我,趴在我的身上,好像没有做什么,我就一下子进入了她的身体,女孩欢愉地叫了一声,无力的趴在我的身上,下体的扭动更加激烈了,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时不时使劲地顶她一下,每顶一下,女孩都「啊」
地叫一声,像是从海洋深处发出的叫声,非常的动人。女孩好像嫌我顶的不够多,直起身来,飞快地在我的身上起落着,闭着的双眼在晃动着的头髮中若隐若现,脸上洋溢着的愉悦令人兴奋不己,女孩动了一会,我终于无法忍受她的美丽和热情。
以及那种南国女子妩媚中的野性。我起身,将她翻到在床上,女孩双手散落在肩头,头扭向一旁,乌黑的头髮象瀑布似头洒在床上。我报起她的双腿,将她拖到床边,我下床,站在床边使劲的抽插,女孩终于抵抗这带来的欢快,娇声连连。
不断地摇动着头,微微地张开口,香舌在口内游动着。好像在寻找什么。我喜欢她的唇,就趴上去,让她的双腿夹紧,我把住她的头,女孩乖乖巧巧地将舌头放在我的口中,双手抚摸着我的臀,我更加使劲的在她的身体内抽插着。
吮着她的小舌,女孩突然从我口中挣出来,使劲地抱住我,叫声更大了,「快……快……啊……」
我紧紧地夹住她的腿,女孩也紧紧地夹住我的阴茎,我在她身上飞快地运动,在女孩近似一种哭喊的叫声中,我勃然的暴射了出去………………
事后,我问她,我没有带套你不怕吗,她笑了笑说,我现在是安全期,再说,我回去还可吃探亲药。
我本来只有杭州呆两天地,事情办完了之后,我又借口多呆了五天,那一个礼拜中,女孩没有回家,每天晚上来我的房间,女孩很会享受性爱的快乐,每次都是她将我的挑逗的欲人中烧的无以复加,女孩很喜欢口交,但是不让我为她口交,这让我在激情中很遗憾,她喜欢我在她身上的任何地方射精。
尤其喜欢我抬头她的头,她微微张着嘴,让精液射在她的乳上,嘴里,脸上,头髮上,然后她用手轻轻的抹它们。后来我走了,到现在也没有机会到杭州去,每每想起那个女孩,心都有点隐隐的痛。
人都说,男人因性而爱,女人因爱而性。我有时常想,我是不是爱上了她。工作忙了,她的影子就少了,夜静更深,一阵想起她,心中有如重槌猛击,不知道她现在安好。我不敢给她打电话,因为怕听到她的声音会更放不下她。
唉,我心中的女孩,我会永远想着你。